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文化建設


                                  化清風,越山崗——寫在婦女節來臨之際


                                  發布日期:2024-03-07 信息來源:二公司 作者:周興瑞 字號:[ ] 分享

                                  “天上飄著些微雨

                                  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微風吹動了我頭發

                                  教我如何不想她”

                                  1920年,許是在距離倫敦大學數百米外的大英博物館,亦或是幾公里外的倫敦塔橋上,時年29歲的劉半農先生提筆寫下了這首新詩《教我如何不想她》,詩中自然流露的情感固然令人動容,但是這首詩最大的成就卻是賦予了我國萬萬女性以獨立的第三人稱代詞,將文化的進步映射到長期被歷史略過的女性群體上,從文字上賦予了女性以身份上的獨立,最終達成思想上的解放,促成了今日豐富瑰麗的“她文化”。

                                  星海橫流,歲月成碑。千年的文化長河中,女性的形象就像是風,在不同的環境下呈現的面貌也不同。雪融春歸的時節,風就浸入了植物的靈魂,凝成了“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的清冷;夏蟬初鳴時,風就化成了夏日的花香,攜卷出“謝卻海棠飛盡絮,困人天氣日初長”的溫婉;秋山月懸之時,風就融入了事物的情貌,氤氳出“秋風生渭水,落葉滿長安”的思緒;朔風時起之際,風就隱進了冬夜的寒霜,生出了“簾櫳向晚寒風度,睥睨初晴落景斜”的希冀。

                                  風是多變,是自由與頑強,而“她”恰好是風。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先秦許穆夫人早已在詩作中展現出獨立女性的自我決斷,在廣袤的曠野,如同茂盛的麥苗肆意生長,在變化、生長中創造專屬的價值和心靈棲息地。

                                  前段時間房琪的一句話在朋友圈頻頻“刷屏”,引發了眾多網友的共鳴和思考,那是她給一位女歌手的現場點評,面對前幾位評審的犀利發言那位女歌手都沒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緒波動,直到房琪的一句“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直接把現場的氣氛推向高潮,隱忍、克制最終被理性的關懷擊潰,比起批評或者贊美,大多數女性可能更需要的是理解和認可,就像是落日之于晚風,芭比之于城堡,總是給人一種和諧的美感。

                                  “女人如花”一般想到女性,大多數人會想到很多嬌美的花朵,就連對女性的欣賞和褒獎詞語中都多有花的身影,比如形容女子貌美會說“面若桃花”,形容女性氣質婉約就會說“蕙質蘭心”等,這些詞語的確展現了女性之美,但是大多數詞語說來總覺得少了點韌勁和力量感。

                                  記得初中時,寫過一篇讓我驕傲了許久的作文,題目現在我都還記得,叫《站成一棵樹會開花的樹》,這個題目的靈感來自于作家三毛,“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恒?!边@樣新奇的想法和富有浪漫色彩的表達方式帶給我很大的震撼?;畛梢豢脴?,這是我挖空心思都想不出來的,雖然當時不理解這種心境和想法,但是出于標新立異的心思,還是寫了一篇作文,過程中想到“開花的樹”似乎比“一棵樹”更加唯美,就稍作了修改,內心還為這個題名暗喜良久。創作完成后,那篇作文在課堂上被語文老師當眾誦讀,還收進了學校的月刊,十幾歲的年紀,站成一棵開花的樹隱隱在心中有了雛形。

                                  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中學時代結束,我去了省外上大學,在更為廣闊的天地中見識到了更多的可能。原來玫瑰只是一個統稱,并不是某一種類的特指,它單是普通品種就有100多種,雜交和變種數量更是多于千種;并不是所有的山都是青翠昌茂的,連綿不斷的戈壁沙丘也是山形態的一種,事物形態變化萬千,有人走向山有人奔向海,有限的生命是無限的可能。

                                  “不是所有花都要長成玫瑰,不是所有樹都應該開花”我逐漸的認識并堅定這個念頭。近些年,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關注并挖掘自己的內在價值,一點一點建構起“她文化”的主體框架,女性這個群體越來越具象化,不再只是簡單的莫奈式的印象剪影,“她”正在尋找著自己的價值和內心家園,奮力成為一陣席卷天地的風,不再向往活成玫瑰。

                                  去年十月上映的電影《我本是高山》講述了張桂梅校長的感人事跡,看完電影我更加有感于她的這番言論:“我生來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于群峰之顛俯視平庸的溝壑。我生來就是人杰而非草芥,我站在偉人之肩藐視卑微的懦夫?!焙茈y想象一個看起來如此瘦弱的女性,能迸發出這般強大的內在力量,要成為自己,那個刻在記憶中的我,而不是烏合之眾。女性有著千萬種可能,她是拂山清風,也可以是嬌艷花朵,是立于巖中的樹,是高山一座,不論形態如何,只要“她”是自己,不歸于“他定”,去仰望萬物,不自困于谷底,就是對“她”最好的詮釋。

                                  時值國際婦女節臨近之日,我已走出校園,成為一名電建職工,我的身邊從不乏能干果敢的女性職工,在工位前“她”是領導、是職工,離開工位“她”是朋友、是老師,走進家庭“她”是母親、是妻子,而只有“她”知道,“她”永遠只是自己。

                                  內心的那個“她”是琢磨不透,頑強而又自由的清風,可以隨著時節的變化,吹向祖國的大江南北,扎根高原戈壁,在一線施工生產、在辦公室碼字策劃,也可以偶爾??考彝サ母蹫?,人生海海,翻山越嶺,“她”總歸是為自己而來,與三月平分春色。

                                  房琪說:“十六七歲的那股清風越過重重山崗,吹到今天依然是最好的年紀”,生于盛世,當不負盛世,祝每一位“她”化清風,先于春天越過此間錚錚山巒,邂逅更好的自己。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 日韩 另类 视频一区